-请点开-
这里月
不怎么回复并不是我高冷而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aph中毒中
刀剑中毒中
第五人格中毒中

杂食党

喜欢画一些原创孩子
孩子们之间还有cp
然而同一个孩子可以有好多种画风

虽然喜欢画画但是好像写文也还行(?)
已经是个废月了

婶婶强开寝当番了?!【长谷部2】

放飞自我。
审神者比退矮几厘米,是个二傻子正太(外貌上)。
刃刃都在撩婶。这个本丸大概是没救了。
ooc有。纯意识流。

—正文—

对于长谷部来说,今天大概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从来不整理房间的婶婶今天居然开始整理了。
吓得长谷部一个手抖差点把文件丢出去。
…是发烧了吗?
“没有发烧哦。”
没有发烧啊…真是太好了呢…才怪啊!
这一定是个假婶,我一定是遇到了假的阿鲁基!我一定在做梦!
“很不巧的是这是现实呢,长谷部君。”
等等?
“为什么阿鲁基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唔,嗯…谁知道呢。”
“请不要打马虎眼!”
婶婶仿佛没听到一般继续整理起了房间。
“……真是的。”
长谷部叹了一口气,开始帮婶婶整理起了房间。


一人一刀看着干净的房间两脸愉悦。
“长谷部君真是帮大忙了。”
“不,只要能帮上阿鲁基就好。”


今天的阿鲁基似乎有哪里不对。
长谷部这样想着。
轻轻抚摸着怀里已经睡着了的婶婶的头。
平时有这么乖的嘛?
不过头发真的好软…
简直摸得停不下来。
然后手指一不小心碰到了婶婶的后颈。
“唔…”
婶婶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单音节。
???后颈…怎么了吗?
然后婶婶小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再碰后颈就咬你了。”
?????
于是长谷部又碰了一下。
“!!!”
婶婶真的大力的咬了一口,虎牙穿破肌肤刺进了血管。
啊,轻伤了。
少量血液从伤口流出,流进了婶婶的喉咙里。
婶婶松开了口。
仿佛还不满足一般将唇上残留的血液舔舐干净。
妈呀这么色气的嘛!
然后婶婶突然趴在了长谷部的胸口上。
啊,啊咧?阿鲁基?
长谷部很懵逼,甚至不知道该做点什么了。
然而迟迟没有动静。
再一看,婶婶睡着了。
……
所以怎么办才好…可以扑倒吗?
算了,想这些也是没用。
一把抱起婶婶,放在了床铺上。
虽然还没有到晚上,不过——
“晚安。”
然后也钻进了被子里。

—TBC—

婶婶今天没吃药,需要喝点血冷静冷静。
哦,其实喝点血冷静冷静这个设定不是吸血鬼,是我自己啦:)
不过喝的都是自己的血啦,比如手指突然被美工刀片割了个口啥的,含一下很快就不流血了。
不知道有没有科学依据,还是别尝试比较好。

评论 ( 1 )
热度 ( 32 )

© 月栖 | Powered by LOFTER